兩蔣時代,國民黨蹂躪台灣,蹧躂人權,讓人民金枷套頸,玉鎖纏身,把台灣當成它手淫的對象,蜂忙蝶戀,水滲露滋。卻又朝朝暮暮夢想反攻大陸,蔣介石云:「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成功」把大陸幻化成意淫的雲雨鴛鴦,攜歸羅帳,解扣輕摹,卸衣交頸,魂飛魄蕩,全為幻象。

李敖大師云:國民黨「手淫」台灣,「意淫」大陸
齊蝗哥云:手淫「健保局」,「意淫」衛生署,曷興乎來?別讓國民黨專美於前!

五代十國的馮道詩云:「口為禍之門,舌為斬身刀;閉口深藏舌,安身處處牢。」為了保百年之身,理應噤聲不語,可是身處濁世,眼見「不識路,卻又舉頭旗」的衛生署健保小組公衛學者,躲在幃幕之後,屈身俯拾各國健康保險制度,盜襲他人殘唾,狂言瑣瑣,竟成台灣健保制度的設計者。健保局是健保政策的執行單位,為了平衡財務,不思前瞻大局,儘使卑劣小手段,利用行政命令,強勢壓制醫療院所生機。面對健保魔咒,總額金箍,已非個人「胸中小不平,以酒能消之」而是「世間大不平,非劍不能消也。」

 

齊蝗哥亦狂亦俠亦溫文,健保帝國淫威下忍辱作順民已歷十六載,常撫劍談兵,奈何空閒了英雄手段。日前齊蝗哥力主基層醫療院所同聲齊步退出健保,以遂「擺脫總額金箍,袪除健保魔咒」之志。如今千思百慮,迴腸九轉,齊蝗哥矢志要讓健保局壽終正寢,而且還要親視含殮。功業未竟之前,行醫之暇,開北牖聽輓歌,「手淫」健保局以為樂,如同貪花蜂蝶,謔浪千般,盤桓千夜,水滲露滋,任打不退。

 

 

如何「手淫」健保局,請君觀賞:
健保局入不敷出,但是「健保年年虧,員工個個肥。」四個月年終獎金平均一個員工可領25萬元!在選舉考量之下,立法院和行政院政府官員,無人敢提高健保費率。健保局不先自行閹割年終獎金,卻磨刀霍霍向豬羊,拿醫師開刀。於是專業審核醫師大筆一揮,放大回推,朽拉枯摧,醫師失血。稽查人員矢志來日擠進忠烈祠,涓埃報國冠前賢,一路北上南下,衝州撞府勤查稽。高舉「行政調查權」大旗,張牙舞爪,欺門踏戶大肆搜索。態度惡劣,囂張狂妄,蠻橫無禮。醫界耆宿俊彥,慘遭羞辱者不知凡幾!
有位開業醫 大戶早上看診至11點時,忽然覺得背後鬼氣森森,轉頭一看,背後悄然無聲佇立一男一女,原來是健保局稽查人員大駕光臨。他倆即使堆下滿臉笑容來,也還是泥塑的判官,紙畫的鐘馗。他倆列舉開業醫罪狀:1.三個病患未親自就診,由家屬代替領藥。2.藥劑師未親自調劑,只負責發藥,於是放大回推罰鍰百萬。當天早上病患眾多,稽查人員竟喝令護士停止掛號,並指出該診所病患太多,醫療服務品質太差,還要醫師簽名劃押認錯。

 

齊蝗哥云:「把脈診病如同顛鸞倒鳳」君不見戲水鴛鴦,握雨攜雲;穿花鸞鳳,偎香倚玉。貴在滿意與否,不在時間長短。只問是否早生貴子,那管他有無被窩浪態,何時雲收雨散。只要醫師態度親切,專業知識豐富,診治病人快準穩,藥到病除病患滿意,自然車如流水馬如龍。自由醫療市場法則操控醫病關係,何勞健保局小官僚替醫病關係作大決定呢?難不成健保局小官僚嫁女兒出去後,天天電話追蹤女兒,實地訪查女婿「顛鸞倒鳳何時休,五分十分或一刻?」

 

稽查人員到某家小兒科要求調閱200份病歷,時當門診高峰期,醫師婉拒推拖,要求延後。稽查人員不依,遂引爆情緒。加上病人久候不耐,對稽查人員咆哮,致使他們懷恨在心,遂躲在窗外窺伺,俟機報復。當藥劑師接聽電話,一位護士接手包藥時,稽查人員宛如捉自己老婆的姦情,羅襦未解,繡履猶穿時,立即衝入,當場以現行犯偵訊醫師和藥師、護士並加以筆錄。稽查人員惡形惡狀的捉姦心態溢於言表,報復的快感寫在臉上,最後醫師還是被罰款數萬元了事。

 

稽查人員為了核對醫界違規案例,常走訪病人,按圖索驥,一個個尋張問李走街坊,直鬧得雀噪鴉飛共短長。可是有些病人老眼昏花,有些是曠日廢時記憶不清,常對醫師作了不利的口供,令人百口莫辯。
大陸有位特異功能肥胖女士張穎,表演「隔空抓藥」來台行騙被起訴並且判刑確定。臺灣健保局有位和她體態一樣的奇女子,不讓她專美於前,表演「電話口交」。她穩坐健保局辦公室打電話給某診所藥師,首先攀親引戚,噓寒問暖,陪一面之虛情,做許多之假意,然後詢問藥師天天上班勞累否?該藥師素性老實迂拘,從來不作誆語,答曰:「我星期日均休假並不勞累!」健保奇女子抓住把柄,要求醫師聽電話,疾言厲色訓斥:「某醫師!你好大膽!星期日你看診並無藥師調劑,未釋出處方箋,竟然還向健保局申報調劑費。」最後醫師被罰款數萬元。

 

李敖大師研究娼妓問題,老是紙上談兵,他的同學孫智榮帶他去妓院「吹喇叭」那個妓女要李敖躺下,解開褲子,李敖就「柯林頓」起來。她真是功夫一流,「欲擒故縱,將往復旋,疾徐隨意,左右逢源。」身無長物而能用人之長。健保奇女子借電話用口交辦稽查業務,過程宛如十六字訣:「欲擒故縱,將往復旋,疾徐隨意,左右逢源。」海峽對岸的「隔空抓藥」,比起台灣健保局的「電話口交」真是遜色多了!

健保局誠可惡 ,衛生署令人髮指 恨更高。行政院衛生署全民健保小組是健保制度的操盤手,幾個公衛人,以所謂學術理論一己之
見,撐起健保實務一片天,娥眉本是嬋娟刃,殺盡菁英醫學人!
戕害醫界健康生態,造成醫藥界百年浩劫。

遙想當年台灣醫界耆宿---杜聰明博士,抗議袁世凱稱帝,千里迢迢遠赴北京,攜帶致命細菌欲毒殺一代梟雄。前輩風範猶存,典型仍在夙昔。回教先知穆罕默德云:「不擇手段完成最高道德!」其意深遠!
現今醫藥從業人員數目龐大,健保畸形制度下,「地闊天長,不知歸路」的人,所在多有。「雁行折翼,墮水成離,化泥成聚」的人,偶有所聞。這種醫藥界中人,今朝是伊,明日可能就是你我。

 

齊蝗哥奇氣一縱不可闔,秀出天南筆一枝,鼓舞民氣啟導方來。竊以為基層院所可漸進調高掛號費,幾近往昔自費標準,屆時健保局就像衛生棉,薄薄一片,全體醫師幾乎忘了它的存在。也如同元朝人薩都剌寫過『天低吳楚,眼空無物』,醫師眼中已無健保局穢物矣!試想當年假牙一副由四千元上漲至二、三萬元,民眾由驚異最後漸次適應,終至完全接受的過程。諸位大大疑慮可消矣!

 

醫界素有「政客依賴」的迷思,欲從總統、行政院長、立委中,梳理人脈,打通關節,替醫界困境謀出路。多年來卻驗證了「鼓角燈前老淚多」齊蝗哥云:「政客遇到選票和鈔票,胯上褲帶就鬆掉!地點任君選擇,姿勢從爾所好!」

醫界和岌岌可危的製藥界、護理界、醫事檢驗......等,可組成健康聯盟或政黨,自己推出立委候選人,送進立法院,捍衛自己的權益和尊嚴,衝決衛生署健保小組的公衛獨裁體制,破除健保魔咒和總額金箍。

 

醫師公會、全聯會老翁退讓,霸氣小將登場,率領三萬醫界雄兵,跳上浪頭幹一場,展現「仰天攀南斗,翻身倚北辰;舉頭天外望,無我這般人」的干雲毫氣!

國民黨「意淫」大陸,為她起一念,五十年終不改,有召即重來,若亡而實在。

齊蝗哥「意淫」衛生署,宛如莊子休鼓盆成大道云:『大塊無心,生我與伊。我非伊夫,伊非我妻。偶然邂逅,一室同居。大限既終,有合有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artheyes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