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不怒不寫寫還怒,不寫不怒怒還寫!


楊志良這種人,論學問論道德,都很平凡,但是他卻得到不相稱的聲望,如果說他是可敬仰的人,齊蝗哥說:我們這個社會是既貧乏又悲哀的!也可證明舉世滔滔,大家都是頭腦冬烘,全在水準以下。

楊志良的言論充滿對醫界的污衊,毒罵及構陷,但卻儼然為醫界清譽及人民就醫權利而仗義執言!

他是以拼公義其名而逞個人私怨其實的衛生署長!

他整天用犧牲醫界的方法,來墊高自己的道德勇氣!


楊志良這樣的人物,置身於今日的台灣,亟思有以自效,來醫治潛意識裡的仇恨醫師情結,這是無待佛洛伊德來分析就可明白!

楊志良向民眾批了醫界的不是,卻遺落了醫界可以給民眾[包括楊志良在內]的一切!

楊志良有個不能控制自己的大嘴巴,連醫學常識都付之闕如,公共衛生也沒讀通,他隨地小便到處出恭的發言,說明他庭訓與家教無可救藥;至於他的頭腦證明台大公衛所的教育還要加強!

他侮人還自侮,說人還自說!

情不可卻」是國民黨大將陳果夫的話,意思是說中國非國民黨來不可,不然中國就完蛋了。楊志良也認為台灣非他不可,否則也將嗚呼哀哉,伏惟尚饗。正因為楊志良有這種「情不可卻」的大志,這種「志業良心」的胸懷,所以他滾下台之後,忽而要到艱困選區選立委,忽而毛遂自薦要當財政部長。既出書說要拼公義,又是上電視夸夸其詞,也發表文章於中國時報大談四根支柱救台灣,竟然指點起江山來了,細看之下全篇盡是掇拾別人唾餘的拼裝文章。




齊蝗哥看診之餘收集研究中國古錢幣,鎮日在古泉書籍與銅鏽斑爛的古錢堆裡悠遊自在,不知老之將至,沒想到逢今之世,處此之島,幹此醫業,遇此白目楊志良。害得我必須撥出時間,寫苦心孤詣之作,評認真有據之論。

可是齊蝗哥一下筆 卻陷入惡性循環,正是: 不怒不寫寫還怒,不寫不怒怒還寫!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artheyes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