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藥能醫假病,酒不解真愁

 

門診病患中,有一種病人我戲稱為【先生娘菜籃】,她們是送錢來給先生娘提菜籃買菜,是「窮算命,富看病」的最佳典型。
這些大部份是女病人,看她腰金衣紫,傅粉塗朱,肌膚充悅,容采光澤,既無病容又缺病徵。只因財發身發,食用膏粱,閒賦在家,窮極無聊,才興起看病的念頭。臨出門少不得攬鏡妝扮,調朱弄粉,豈只蜜司佛陀塗塗抹抹一番,又是香奈兒香水噴噴灑灑兩次方才歇止。
到了醫院,待在候診室裡,招三攬四,翻唇弄舌,道這位醫師高明,說那位護士粗心。嘴舌既利,喉嚨又響,活像個廣播電臺,把遠近村坊、地方鄰里的瑣事雜談,逐一播弄,批評別人的長處,談笑路過的美醜。說到高興處且咯咯大笑,金枝亂顫;道至傷心處,也索鼻涕、彈眼淚,低吟一番。進入診療室後,即說痛道疼,言苦談暈,症狀百出,小從頭痛、便秘、喉乾、舌苦。大至手腳痠麻、胸悶氣塞,逐一出籠,令人難以招架。原來她看病是出來吐吐悶氣,探探街談巷議,展示新衣,炫耀珠光,一露寶氣。應付之道無它,只是用心傾聽,回以口頭安慰,處方簡單,味素藥可也。
齊蝗哥道:【藥能醫假病,酒不解真愁


_________________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artheyes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