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清風徐至,枝鳥輕啼,悄然曲盡,事不關己!

 

 

民國73年開業時,診所周遭15鄉鎮,只有我一個年輕的ENT醫師。當時耳鼻喉異物、食道異物、鼻出血、口腔癌與鼻咽癌大出血、耳鼻喉外傷的病人都往我這小診所送,所以救護車嗚嗚聲時有所聞,每次救護車送來急診病人,我就得暫時停止門診,先處理急診病人。

遇到嚴重鼻出血或口腔癌出血,白色醫師服常常被鮮血飛濺成滿山杜鵑,姹紫嫣紅!

 遇到食道異物【魚刺、雞骨、銅板與假牙】,局部麻醉之下,內視鏡檢快速取異物,過程驚險刺激,完成後手臂肌肉常痠痛震顫,全身幾近虛脫。因為硬式食道鏡插入咽喉食道,不可把病人門牙當支點,而是靠醫師手臂力量向上提,但是局部麻醉下病人神智清醒,往往會用力咬,形成醫師與病人拔河比賽。而且過程驚險刺激精神緊張,所以做完內視鏡後手臂常痠痛震顫,全身幾近虛脫。但是接著又得繼續門診,因為門診病人已塞滿候診室了。

當時值得信賴的後送醫學中心是高醫附設醫院,礙於路途遙遠,很多高風險的病例,不得不先處理,但是處理起來精神壓力很大 ,如今回想起來,當年醫療環境如此,不得不然。自己初生之犢不畏虎,幸好也沒有發生醫療糾紛。

以前看診時只要聽見救護車嗚嗚聲,就得嚴陣以待,因為救護車馬上會在門口嘎然停止,接著是一陣忙亂,一次疲累虛脫。現在看診時聽見救護車鳴笛聲,倒像清風徐至,枝鳥輕啼,悄然曲盡,事不關己!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artheyes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