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葉金川小才無取,大道未聞。歷官兩朝,曾無一善


變健保之制以傷醫道,赴WHA 之會而降國格,致使醫界眾生,望醫道之有路,脫生計以無門;中華民國淪為中國之一省,他猶獨自高聲喊爽。窺其一生,假行公道,虛張功業,煽起浮名,實未必有真本事,亦且假竊聲號,妄自尊大。和平醫院SARS一役,名為單刀赴會,入院抗煞,實則臨門救火,出頭挺馬。
審視葉金川年青時代容貌,骨秀神清,丰格出眾,英氣逼人。一入仕途,多年翻滾,如今面相完全走樣,尤其WHA黃海寧嗆聲事件中,葉金川叨飲過量,醉後失儀,怒目圓睜,貧嘴滑舌,有傷國體。竟然改頭換成一個青面小鬼,連頭角都這般崢嶸。更好似掉落染缸裡,遍體染就紅紅綠綠,不堪入目了。他一入政界,有如素質之衣,便染成皁色,雖再掬水洗濯,再也不能還他面目矣!


葉金川為了WHA黃海寧嗆聲事件 ,自慚修養不足,回家讀佛經。齊蝗哥道:「葉金川是小和尚唸經---- 有口無心」。他當日猶穿戴慈濟領帶,赴立法院備詢,仍然是倨傲不馴,拒諫飾非,利口辯給,強詞奪理。齊蝗哥認為葉金川真需要證嚴法師無情禪杖當頭棒喝,方能解頑冥癡迷。
齊蝗哥云:「你那做官,是不了之事,不如學佛,三生結果。」


葉金川是【山林雞犬,假裝龍鳳】,此句大卸八塊,重新組裝之後,更為傳神,也就是【林雞假鳳,山犬裝龍】。齊蝗哥擷取自河洛圖書出版社於民國七十年出版白話中國古典小說,第六冊【宋元平話五種】之大唐三藏取經詩話第95頁第5行:「只見林雞似鳳,山犬如龍」。此外齊蝗哥猶記得在這套白話中國古典小說裡,有一本七百多年前宋朝人士寫的書中寫道:【林雞假鳳,山犬裝龍】。因為齊蝗哥書冊繁多,約莫2萬冊,庋架盈壁,浩如煙海,卷帙浩繁,一時難以搜尋。待我尋獲再公佈以告周知。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artheyes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