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試從靜裡閒傾耳,便覺沖然霸氣生。
自費時代,太平季節,開業醫師只要用心診察,謹慎審度病源,視病如親,以菩薩低眉之姿懸壺濟世,鴻運一來,泰運既交,門前自然車馬喧闐,醫師的成就感油然生焉。
如今年災月厄,健保亂政,醫界摧伏,身陷總額預算八卦陣中,意欲脫身卻不得其門。健保局壓迫日亟,污衊束縛未減,奇招異步頻出,醫界疲於奔命,難以專心看病。
齊蝗哥道:滿街盡是抑鬱寡歡的醫師,何來快樂健康的國民?

嗜血無知的媒體,瞎編亂寫,妄自揣測,誤導民眾,偏頗攻擊醫界,醫師們悶聲不響不作辯駁。
齊蝗哥云:滿街盡是偏頗成見的病人,醫師病人焉能攜手共同對抗病魔?

思維迂怪不經還自以為替天行道的司法人員,醫糾案件裡枉顧現實判賠天價,醫師們膽戰心驚,縮頸伸舌,惶惶不可終日。
齊蝗哥說:滿院盡是如驚弓之鳥的醫師,何來放手一搏積極搶救病患的再世華陀。

在此醫界板蕩,風雨飄搖之際,照相坐中間,走路走前面的醫界龍頭,理該展現霸氣力挽狂瀾,帶領三萬雄兵,衝決總額金箍,破除健保魔咒。
對於媒體惡意渲染、偏頗報導,也不該坐視不理。
至於司法亂判,雖曰尊重司法獨立,醫界龍頭也不該大氣不敢哼一聲,若不能為會員報恨,同類解紛,真罵名千古也。

奈何醫界領袖,壯志長虹,不畏豪強者寡。風教陵遲,志節頹喪,勇於私鬥,怯於公戰者舉目盡是。
大醫小醫俄變鼠,人人喊打。
千院萬所忽失怙,個個叫苦


扭曲變形的健保制度戕害醫療生態甚鉅,外婦產科醫師即將斷層。全國縮編甚或棄業的醫院達數百多家,如今舊樓餘廢壘,名醫幾荒邱。原本是緊急醫療網的重要據點,如今醫療網出現漏洞,罹患輕症的病人直接往醫學中心送,佔據門診與急診處,耗費醫學中心醫療資源,排擠真正重症病患的醫療救護時機與生存空間,實乃全民之禍。
主管機關衛生署長,十足官僚,膽小怕事,但求做官,其他推託。在做官的熱中下,他曲學阿世,取媚當道,對於醫療生態扭曲,毫無對應之策。身為醫師,對於醫師困境,更無同理之心。只希冀署長任內安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改革興業之舉幾乎全部闕如。

齊蝗哥是怯懦小君子,算計大丈夫。當時齊蝗哥除了公開大呼要開戰車輾平健保局外,暗地裡許下宏願:如果有朝一日身染不治之症,一定要用殘生餘命幹一件震撼全國的大案,俾使醫界擺脫健保桎梏,舒解箝制束縛。

遙想光緒26年 國父孫中山先生令鄭士良在惠州起義,史堅如在廣州策劃響應。史堅如決定炸死兩廣總都德壽,他租了一戶靠近巡撫衙門的民房,便邀同志蘇焯南練達成史古愚開始掘地道,直通德壽臥房,把兩百磅炸藥裝在大鐵桶中,塞在地道盡頭,點燃引線歷二次方才爆炸成功,可惜德壽並沒有炸死,只是虛驚一場,被摔下床來。史堅如被捕,9月18日從容就義。中國國民黨黨史會藏有一件史堅如提審殉難時的掌模,掌印清晰堅毅,後人贊曰:[五指如山,屹然不動,千秋今日,壯烈從容。]

光緒30年,日俄戰爭開打雙方竟然在中國土地上,舞弄起刀光劍影、砲火煙硝。兵戈撓攘中,山河大地頓時土燥山焦,港枯泉涸,禾苗盡稿。滿清政府竟然宣布局外中立,如此沒有擔待,不能保疆衛土的政府,引起了人民強烈的不滿,觸動了澎湃的革命浪潮,也引發了吳樾的肉身炸彈之舉,壯烈成仁。
光緒31年,清廷為了平息眾怒,打出預備立憲的幌子。派載澤戴鴻慈徐世昌紹英端方等五大臣分赴東西洋考察憲政。吳樾知悉之後決心阻止,他認為這種考察憲政行動,倘若成功,足以麻醉人心,延誤革命大事。
8月26日五大臣和隨員浩浩蕩蕩到達北京正陽門車站,搭上專車準備出京之際。吳樾裝成雜役,身藏炸藥,也混上了車。就在車子起動時,吳樾引爆身上的炸藥,轟然一聲,壯烈成仁,載澤、紹英受了輕傷,考察憲政之事便只好暫緩了 。
吳樾北上行動前,曾撰[與妻書]說 :【英雄必於死有勝於生時,死之。

他說:
人之生死大矣哉!
蓋生必有勝於死,然後可生。
死必有勝於生,然後可死。
可以生則生,可以死則死,
此之謂知命,
此之謂英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artheyes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