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翁啟惠院長,幸好您當年沒考上臺大醫學系!

 

 

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讀台南一中時,以全校第四名成績畢業,卻沒考上台大醫科,那時沮喪了好一陣子;但走過一大段人生後,他說,慶幸沒考上第一志願 --台大醫學系。
翁院長高中時對化學很有興趣,可以保送清大化學系,不過他那時的第一志願是台大醫科,於是去參加聯考,結果考上第二志願台大農化系。 退伍後他跟著台大化學系王光燦教授,從學校助教跟到中研院生化所擔任研究助理,總計待了七年,廿九歲時才拿到碩士,然後赴美進入麻省理工學院攻讀博士。

翁啟惠院長是嘉義縣義竹鄉人,如果當年他高中台大醫學系,如今可能是啟惠醫院的院長,他會和齊蝗哥還有許多前輩一樣當個開業醫,惶恐年代說惶恐,驚魂洋裡歎驚魂。    

現在貴為中央研究院的翁院長只有一驚:「驚怕立法委員質詢他雙重國籍。」不過翁院長不必在意,反正立法院是一個鬼打架的地方,人不在,神也沒來。    

如果是啟惠醫院的翁院長卻有三驚:  

 

  第一驚調查局---白色恐怖年代,警備總部和調查局誓為蔣氏政權的東廠鷹爪,迫害人權,濫殺無辜,也留下了記錄。無數醫界前輩,被羅織入獄,嚴刑鍛鍊,甚至命喪黃泉,替那風雨飄搖的年代,作了悲情歷史的見證,令人不勝唏噓!
  

       第二驚國稅局---國稅局派員在候診室內站崗一整天,最是令醫師脊背發麻。自費時代齊蝗哥忝為ENT大戶,清早一開始看診,一男一女稽查員早已坐在候診椅上,手拿計數器統計病人數和金額,不發一語面無表情,活像湘西趕屍。中午休息,下午照常行禮如儀,一樣無言呆等那日落西山,死眄那月輪降世。齊蝗哥請護士送他倆飲料,卻順手一推擱置椅上,連動也不動,真像村愚假學謙恭,卻是一團酒肉之相。 國稅局彷彿魁星真是鬼,稽查人員分明傀儡卻稱人。啟惠醫院的翁院長撞著國稅局牛鬼蛇神,焉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必定與所有醫師們一樣同駭異,各驚疑,魂走九霄三千里,魄散巫山十二峰!
不過醫師面對國稅局,雖曰可怖,頂多瘦了荷包,肥了國庫脂膏,補繳一些所得稅罷了。何況全民健保實施以後,醫師收入透明化,國稅局站崗查稅動作已絕跡。醫師們本以為可以如同毛澤東開完白內障手術後所說元朝薩都剌詩句:「天低吳楚,眼空無物。」 奈何三生不幸撞到行政怪獸健保局,所有醫師猶如冷水一盆洗脊背,好比寒冰千塊塞胸懷。

 

     第三驚健保局---健保帝國伸出魔掌掐住醫界順民的脖子,雖然地闊天長,然醫界眾生已不知歸路,轉眼將雁行折翼,墮水成離,化泥成聚。啟惠醫院的翁院長,焉能倖免?

 

 

            翁院長,幸好您當年沒考上臺大醫學系!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eartheyes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